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四十七章 愉快的旅程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超感侦探社最新章节!

看到小璐子和客人打成一片,陈夫人满眼欢喜,把儿子拉到一边:“这次不许你胡来,要对人家有礼貌尊重人家,不可以乱来!否则妈妈再也不管你了,生活费自己去赚!”

陈虎搂着陈夫人满口应承:“妈咪,我知道她是正经人家的好女孩,但是她可是很嫌弃我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呢?”

“臭小子,这点你要跟你爸爸我学学了。”不苟言笑的陈家乐难得的打趣,还瞄了妻子一眼,后者红着脸捏了捏他的手臂,离开了,把空间让给这对父子。

“小金鱼你是来这里旅游的吗?”

“对啊,今天去了蓝月谷,好美啊。”

“明天我带你去古城玩玩?”

“我也要去,我好久没出去玩了。”

“我也去。”

就这样几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女孩约定了次日旅游时间,陈虎在父亲的怂恿下适时出现了:“我负责全程接送、美食伺候!”

“耶,陈公子威武!”几个少男少女欢呼起来,陈虎笑的如花灿烂!

Y市大研古城是迄今为止保存最完整的少数民族古城镇着称,狭义上指古城的主体部分大研古镇。大研古城有着名的四方街、大石桥、酒吧街、木府等小景点。

大早璐子被专车接走了,同行的还有昨天认识的几个女孩,阿美、瑶瑶、婷婷,帅哥有阿威、克林、陈虎,一行六人,年轻而充满朝气,吸引了不少眼球。

“这里有全国最集中的客栈、最具民族特色的旅游纪念品,是旅游的必到之处。”阿美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她热心地为璐子介绍景点。有当地人当导游就是好,省了很多弯路。

“那里有好多小玩意,我们去看看?”三个女孩挽着手一起去了,三个男孩相视一笑,紧跟其后,几个彪形大汉远远跟随保护。

“这个好看吗?”婷婷拿起一个小耳坠放在耳畔询问,璐子和阿美、瑶瑶仔细看了看,璐子拿起另外一个水蓝色的耳坠放上去,阿美和瑶瑶眼睛一亮,异口同声道:“这个很配!”婷婷展颜一笑,欢喜地买下来。

阿美和瑶瑶也各自挑选自己喜爱的,结果,发现只要是跟璐子拿的相比就略为逊色,璐子的眼光独到,往往能找到符合各自气质的东西,让你瞬间增色许多,这让女孩们折服和欢喜,三人关系更为融洽了。璐子也没有落下身后的护花使者,给他们三个人买了护腕,陈虎三人很意外地看着手里的护腕,除了父母很少有女孩子主动给他们买礼物,都是在索取或者他们在付出,他们三个人看璐子的眼神变了,多了份温暖。

“不要太感动,你们三个在我眼里就是长不大的小弟弟,姐姐送弟弟礼物而已。”璐子七巧玲珑又如何看不出他们的变化,她可不想跟他们太多交集,以免日后不好开脱。

“切!”陈虎和阿威撇了撇嘴,但手里却立刻将镶边护腕戴上,立刻感觉自己酷毙了。

“好呀,我想要有个小姐姐。”克林倒是大大咧咧很是开心。

后面跟随的保镖相视一笑,其中一人点燃香烟吸了一口:“这次这个小姑娘不错。”

“人品上佳。”

“贴心!”这个保镖更加惜字如金。

就在这时金主喊他们了:“你们过来,给我们拍照。”于是旅游队伍又多了几个粗犷大汉,直接融入进来,镜头里多了几个大叔酷帅的脸,由最初的僵硬,到后来变得开心灿烂。

到了景区溪流中,哗啦啦.....璐子撩拨起大片水花散向男孩们,两女孩有样学样,也玩起泼水,咯咯咯清脆的笑声在湖水旁响起,男孩们反击了,三个女孩飞快逃串,将保镖推向前方挡水,“快反击!”几个保镖笑着冲上前去,捞起大片水流,男孩哇哇大叫着狼狈逃串:“你们作弊!”

“扣你工资!”

璐子拍下了他们嬉闹的瞬间,发到她们临时建的群里。

一天的旅游很开心地过去了,晚餐后,依依不舍的女孩们留在了璐子的宾馆里,男孩们更加不愿意离开,于是又开了几个房间。大家各自回房洗澡收拾干净后,再度集中在一起,陈虎建议:

“去酒吧?”立刻被三个女孩驳回了:不去!

“打牌!”璐子提议。

“双扣”阿美眼睛一亮举双手同意。

“好呀,要有彩头!”瑶瑶欢悦地说。

陈虎等人来了兴趣,挑了挑眉:“赌钱好啊!”

“不赌钱。”璐子摇摇头,看到三个男孩瞬间垮了脸一脸无趣的样子,嫣然一笑:“输了画乌龟!”

“好啊好啊,哈哈哈。”又是全票通过,不知不觉间璐子成了他们的主导者,大家都习惯性地以她为主导却不自知。

阿美押宝克林,瑶瑶押宝阿威,璐子和陈虎各自为战,双扣后就抓阄组队,自扣pass,半扣只画半只乌龟,双扣画整只。

第一局结束,陈虎和阿威输了,各画一只乌龟,璐子率先示范小乌龟的图案,陈虎只觉得一股清幽的体香扑鼻而来,而后一张精致的丽容在他面前,第一次他觉得局促不安,扭捏着,心跳加速,耳根居然开始发红,大家都嘻嘻哈哈地画乌龟,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面前一空,璐子画完走开了,他心里一阵空落落,望着璐子的背影蓦然回首,多久没有这种初恋的感觉了?!

两张画着乌龟的照片放进群里,保镖看了乐了,彼此相视一眼,有些意动,不知道谁提议了:“我们也玩两把。”

“对,输了画乌龟!”

“幼稚”

“那你倒是来还是不来?”

“来”

于是这一晚,孩子们的房里笑声不断,而保镖大叔这里闷骚一片,大家重温着儿时的回忆,享受着难得的轻松写意。

“睡觉了,都回去睡觉了,我们困了!”

“晚上不准洗掉脸上的东西!”

夜深了,女孩们开始赶人了,三个男生带着贱贱的笑,幸福满满地离开了。

三个女孩洗刷完毕敷着面膜挨着躺下来,彼此甜甜一笑。

“好久没这么开心了。”阿美突然感慨,瑶瑶点点头,婴儿肥的小脸带着满足:“我也是,谢谢小金鱼。”

“谢谢你们今天带我去玩,明天继续。现在都睡吧。晚安。”璐子轻轻摸了摸她们的头发,安抚着。

“晚安。小姐姐。”

“安安!”

万籁俱寂,因为白天的疲乏大家很快就进入梦乡,小璐子开始出动了。

别墅里,刚刚应酬回来的陈家乐被妻子欢笑的声音吸引了,扔下包就进了卧室。

“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妻子斜躺在床上,看着视频。陈家乐顺势望去,咦,这么眼熟。

“臭小子他们在干嘛?”

“他们今天去古城玩了,好有趣。等会你也来看。”陈夫人将视频暂停,起身给丈夫宽衣解带,让他去冲凉。

陈家乐才走进卫生间一声毫无节制的笑又传来,他不禁失笑,夫人很久没这么开心了。这让他很好奇,快速冲洗完毕立刻裹着睡袍出来了。

陈夫人见他出来把视频回放了,真人秀主角就是今天出游的一行人,充满青春活力,当看到儿子被一股脑清泉浇头而下,狼狈不堪时,陈家乐也哈哈大笑起来,再看到保镖被围攻落进水里,冰凉的泉水让他发抖时,再度哈哈大笑,最后看到儿子满脸小乌龟,笑的眼泪水都出来了。夫妻俩笑岔气了。

“好玩,多久没看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

“这个小姑娘我喜欢,真性情,不造作。”陈夫人也笑着说。

“我看也不错,明天让人再查一次,如果没问题就可以了。”陈家乐依旧保持理性。

“就你一天到晚疑神疑鬼,我看她就是个福相,眼神清澈见底,一看就是纯洁的好女孩。”陈夫人不乐意了,关了视频,转过身去,背对着陈家乐。

“老婆。”陈家乐轻轻搭着她的肩膀,拍了拍,“老婆,你也知道我的底子不干净,而且最近还......”

“我知道,你还扣押了一个特种兵。”陈夫人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你答应过我,要回头,洗白上岸。你看你现在做的事情?!怎么回头?”

“那我哪里知道他们会安排一个卧底过来,最后还搞得不可开交,我是不得已的。”

“你那会儿把人交出去,或者干脆杀了人家也比威逼侮辱的好。”

“那是阿峰他们的主意不是我。”

“他们是你下属,你还能被他们左右?”

“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蛮不讲理!”

“哼!如果我是你,把人放了,再找个人顶罪,给他安家费,待几年就释放了。总比你现在这样涉险的好。儿子也大了,将来要娶妻生子,你也要做爷爷了,你难道还想孙子也被人盯着?一天到晚不得安宁?”陈夫人说着说着就落泪了,语气哽咽。陈家乐心里一软,将她揉进怀里,下巴顶着她的发:“别哭,别哭,乖啦,我答应你,答应你就是了。”

陈家乐腾出一只手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阿峰,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人放了,带口信给他家里人。”放下电话后他叹了口气,他是真的老了,只想守着一亩三分地,守着家人。现在社团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阿峰在处理,他已经在大部分产业转移到了娱乐和旅游行业里。

当陈家乐拨打电话出去后,半空中的小璐子敏感地捕捉到了远处的电波和小姚子的气息,她瞬间原地消失。

离此地遥远的一处私人庄园,外围养着一群巨大的狼狗,不时发出低吼,警惕地盯着四周。突然一块香喷喷地烤肉飞进来,狼狗惊跳后退,唔了一声低吼,鼻翼抽了抽,上前闻了闻,警惕地抬头四处观望,又一块烤肉从天而降,其余几只狼狗冲上来,张大嘴咬住了一块疯狂啃噬,口水直流,接着又掉落一块,每只都幸运地分食了份额,而后心满意足地舔着嘴安详地睡去。

动物对气息很敏感,虽然看不到小璐子但是本能让它们动荡不安,所以小璐子只好在庄园食堂处寻到几块烤肉,抹上迷魂草药汁将它们迷倒。不知道为何,当听到陈家乐和陈夫人的对话时,她本能觉得有一丝不对劲,那股不安让她毫不犹豫地疾驰瞬移,寻迹而来。

“老大,怎么办?”庄园内里有个巨大的畜牧场,此刻一群凶悍的男人簇拥着一个神色阴沉的男人,这个人就是陈家乐口中的阿峰,黑虎帮第二交椅。

“陈家乐老了,就想着退休,老子才三十岁,靠,才刚刚起步!”阿峰恶狠狠地在椅子上砍了一刀,让它支离破碎:“你想上岸?老子偏不!”

“就是啊,都做习惯了,突然不卖白粉老子做什么去呀?”

“当小白脸呀。”

“滚边去!”

一群古惑仔纷纷抱怨,没文凭没学历,慵懒惯了,霸道惯了,突然转行,他们还真是不适应。

“老大,依我看把水搅混了不就好了!”一旁一个三角眼男人挑了挑眉,轻声说了句。

“哦?你什么意思直说。”阿峰斜睨了他一眼,一副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的姿态。三角眼男人干咳了数下:“我们不如做了他,然后曝尸荒野,让事态扩大化,那位老人家想上岸也难了,然后我们借机......”三角眼男人做了个杀头的动作,而后谄媚地笑着:“到时候您就是名副其实的老大了。”

阿峰眼神闪烁,眉宇间一会儿缅怀,一会儿阴狠,一会儿又犹豫。

此刻地窖里,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蜷缩一团,抽搐着,口鼻间涕泪纵横,嘴里发出动物般的嘶吼,看门的人幸灾乐祸地笑了:“警察兄弟毒瘾又犯了。”

地窖里的人粗壮的手臂上赫然有着几个新鲜针孔,他在地上翻滚着,汗湿衣襟,一双浓眉大眼痛苦地紧蹙着,太阳穴青筋凸起,他强迫自己不断思考,不断回想,他的脑海里不断出现一幕幕画面:

他入伍的那一刻心潮澎湃,每天凌晨晨练时,他刻苦耐劳,选拔特种兵时,他坚毅隐忍,顽强坚持到最后!当通过了系列考核,最终站在五星红旗前,眼含热泪宣誓:

我们努力为了什么?

一切为了人民!

我们拼搏为了什么?

一切为了国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