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二章 夜猫之死

某处一艘豪华游轮上,此刻汇聚了一群年轻人,有男有女,他们都在舱底,沙发上、吧台边,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边喝着红酒,边交流着。

“你们确定那个人身上的一切都被没收摧毁了?”

“确定!”

“那为什么他的战友会将一切掌握的一清二楚,就像他亲眼所见一般?”

“这......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三个人当时就差没把他扒个精光,没看到其它东西啊!”

“对啊,真是没有东西了。”

“放屁,你他妈的还留下了一块手机碎片呢!”

“呃,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的失误,下次我会仔细点,绝不再犯了。”

“废话!你们捅了他的肛门了吗?”

“这倒没有,太恶心了吧!”

“你意思他的肛门里藏了摄像头?”说话的人明显一顿,微型摄像头还真是有可能,可是,一想到下次要掏人家**,他就别扭的很。

有一个人,至始至终对着窗笔直站立,望着汪洋大海,眼神飘忽!听着他们越来越扯的话语,摇了摇头,忍不住回头:

“你们都他妈的瞎扯淡!如果真有摄像头,他们直接拿出证据去抓人就好了,还查什么查?这件事一定有蹊跷,我们要密切关注!大家暂时都不要再组织活动了!让墩子他们都歇工,网站暂时关闭!”他蓦然的开口充满威严!全场鸦雀无声!

冰冷地扫了一眼众人,对上眼的人都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片刻后,他那张薄薄的菱角分明的嘴唇冷酷地发出了指令:“阿文,带几个人去杀猫吧!”

话音刚落,立刻如滚油里滴了水一样现场再度沸腾起来:“嘎嘎嘎,我喜欢!”

“我报名!”每个人都带着不正常的精神亢奋,脸色潮红。

“别跟姐抢,那骚娘们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大家纷纷嗖声看到茶几上碎裂如花瓣扬起的玻璃,本能后退一步,惊恐地看着怒火中烧的人,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杀人灭口,不是玩游戏!OK?如果这次谁再闹的沸沸扬扬,那就等着我亲自上门灭了他吧!”

一眼望不到边的海洋承载着这样一艘豪华大游轮,飘荡在海面上,起起伏伏,随波逐流。游轮上空聚满乌云,在夕阳下投射出血色光芒,远远望去,就像是染血的天使在天空哭泣……

L市警察局,一名女警戴着手套拿着腊丸小心翼翼地打开,一团纸暴露出来,她用镊子将纸条取出来,轻柔地摊开,显露出一张用普通木碳书写的信:

“尊敬的警察同志:15年前13岁的我只是一名住校初中生,周末等待公交车的时候被一个热心的大叔带上货车,说免费送我回乡。从此踏上不归路!我被关在地下,暗无天日,身心备受摧残,只有偶尔被带出来晒太阳时,才发现自己在山上,当一次逃跑失败后,我被铁链锁住双脚,我的行走范围只有床到出口楼梯下的距离。12年前16岁的我生下了一个儿子,隔了一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自己剪脐带,为了有营养哺乳,边呕吐边生吞了自己的胎盘。但是孩子们和我一样被关在地下,这让我忍无可忍!十年来我每天教孩子如何逃生!如果你们能看到这封信,说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对这个人生我已经生无可恋!只要孩子能逃出生天我就心满意足了!希望警察同志能善待我的孩子。”纸上泪迹斑斑,女警声音有些哽咽。办公室里寂静无声,气氛压抑。

过了许久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让鉴证科提取DNA后过塑封存!”

“是!”

“搜查组立刻找寻15年前失踪人口资料,与鉴证科的检测结果进行比对核实!”

“是!”

每一个带着任务走出去的警员都噙着泪水,带着决心:不救出母亲誓不为警!

此刻两个孩子正对着路政监控寻找车辆。两个孩子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孩子从未涉世,而且长年在地下,根本不知道外界,地理位置一窍不通,更不用说曾经所在的方位了,一概不知,一切都要一一查找。

“根据卡车司机说,当时在**位置曾下车大解,所以估计孩子们就是那个时候上车的,麻烦把这个路段当天下午十二点至十四点这段时间内的监控调出来,查找一辆红色小轿车,车主是个男人!”

信息量虽然有点大,而且那个路段很偏僻,又是旧的国道,没有测速探头,只能寻找前后路段经过的车子。

孩子们最初充满好奇,看的津津有味,而后开始感觉枯燥乏味,看了一小时左右又要昏睡了。就在这时,一辆红色轿车一闪而过,他们身后的警员眼尖地看到了,立刻喊:“停!倒回去!”两个孩子被惊醒了,立刻打起精神来仔细查看。

工作人员依言拿起鼠标点击返回,再播放,然后将画面定格放大,一个男人开着红色轿车出现在大家面前!画面虽然不够清晰,但是依旧面目可见。

“就是他!”

“是这辆车!”两个孩子异口同声!

警员们心中一喜,相视一眼,点点头带着孩子离开,离开时带走了这段视频。

不到15分钟从驾驶证资料库里找到了这个男人,邻市某处户籍管理局工作人员陈友谅,祖籍是外省****处,正是这次的行程路线,警官立刻联系有关部门展开紧张地搜证查找工作,谁都不敢懈怠,因为,局长下令:全程拍摄,作为宣传资料片,破案后,交付媒体。

璐子从皇宫出来后重新找了宾馆入住,冲洗去一天的疲乏和尘埃后,叫了送餐员上门服务,然后靠在床头用平板查找搜寻,最后定格在一辆黄色工程车上。

“璐子姐姐,你在找什么?”

“这辆车应该就是那些游戏杀手的交通工具,它带走所有染血土壤、现场道具和尸体!”

“能找到吗?”

“找到也没用了,所有证据都已经被销毁,车子一定也洗涤的干干净净,找不到一丝痕迹。”

“那怎么办?”

“只能寻找它的轨迹,看它来自哪里?去了哪里?”还是让叔叔去做吧,工作量太大了,得盯着路政监控至少一整天。另外,这么多的证物和尸体要想清除干净,唯一的办法就是焚烧,这就需要找寻空旷的场地,焚烧后又会引起注意的:垃圾填埋区或殡仪馆火化炉。后者不大可能,以这些人的性格处事方式,不可能这么勤快地分批处理证据,一次解决就只能是前者:垃圾填埋区。

此刻L市警员联系了当地警察找到了户籍管理局陈友谅,后者对警察突然出现在家门口表示极度惊讶和不解,当听说曾有两个孩子躲在他车里时,更是惊呼出来:“不可能!”

“你认识照片上这两个孩子吗?”警察进屋后拿出照片直接了当地问。

陈友谅接过照片看了一眼立刻回答:“从未见过!”

“你这次返乡是工作还是私事?”

“年休回家看看,这不犯法吧?”

“抱歉,没这个意思,只是想知道孩子为什么从你车里出来,他们什么时候进入你的车里的?”

“哦,我在老家三天一直没用车子,停在家门口,是不是村里的孩子顽皮,自己爬进去了?”

“什么村?具体地址可以给我们吗?”因为祖籍里看到的只是一个县市名称,所以警员有必要做具体了解和记录。

“哦,对了,村里曾有个人问我,有关孩子上户口的问题,他当时问的很奇怪,所以我有印象。”把地址报给警方后陈友谅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哦?什么问题?”警员好奇地问。

“他当时问我:如果是小三生的孩子,能不能办理领养然后落户?”

警员将随访结果传真给了L市警局,L市警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局长范连喜亲自主持会议,此刻他对着幻灯片开始进行条理性的综合解析:

1、犯罪嫌疑人:汤大华,男,现年60岁,货运司机,现退休赋闲在家。大家注意,此人有奸**女的前科,年龄各方面都符合非法绑架和拘禁李水莲的男人。

2、遭到非法拘禁长达15年的受害人李水莲,目前关押位置不明,估计在沙漏村后山。

3、目前已经和当地警方联系布控,今晚连夜出发!

同志们!我再强调一下:我们要解救的是一个长达15年在地下求存的女孩!所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务必拯救出这个可怜的女孩!

幻灯片上那个失踪前纯真笑靥的初中生女孩,晃得人眼花。

L城警察连夜启程带着孩子前往寻人之旅!

与此同时,不问世事的璐子做着餐后瑜伽,听着柔和的音乐,柔软的身段一伏百年!

S城是国内最富有的城市,因为它临海过桥就是香港,每天有无数港人往返,这里有着纸醉金迷的奢华,有着艰辛打拼的草根,也有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宠儿;这里每天都有人横空崛起,也有人黯然倒下!当然,这里更多的是私人夜总会,来往的都是非富则贵的达人。

夜猫此刻站在窗前,望着霓虹灯璀璨的都市夜景,眼神森冷,杀人者人恒杀之,当面具被摘掉的那一瞬间,她就有了不祥预感,如今看来有人已经迫不及待了!她冷笑着,在门铃响起的瞬间狠狠砸开玻璃幕墙,而后纵身跃下30层高的大厦!

“哐当!”门锁被无声地击碎了,持着无声手枪鱼贯而入的5名杀手冲进来,以各种防御姿势散开。

“不好,她跳窗了!”看到洞开的玻璃幕墙冷冽的风灌入,有人惊呼。五个身影不约而同地上前,低头看着玻璃幕墙下的黑暗。

“哗啦啦”10楼正在装修的房间玻璃幕墙被一个黑色的丽影撞碎了一地玻璃,丽影翻滚一周单膝跪地,抬手收回手腕上的钢丝,不顾玻璃渣嵌入后背和膝盖的痛楚,起身就往外跑。时间就是生命在此刻完全诠释!

冲进电梯她先按下0楼,然后点亮了所有的楼层,狂跳的心让持枪的手颤抖不已,让人感受到了她此刻的高度紧张!

冲出电梯后,她立刻冲往停车场,那里有她的跑车,最高时速360公里,只要顺利上车就可以带给她希望!

就在这时她全身毛孔竖起,下意识地翻滚在地,肩膀一阵重击,疼痛感袭来。看到自己蓄积许久的攻击失败,对方气急败坏,疯狂扫射,她咬着牙继续翻滚到石柱后方,然后借着众多车子的遮掩,在噼噼啪啪的枪林下夺路狂奔!

终于冲进车子关上门,启动后立刻狂踩油门,一个急转弯,嘎一声,冲向了出口!眼看就要冲出去,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车灯强光下,一股猛烈的光束从他肩上冲击而来,她最后的视野里是冲天的光芒在她放大的瞳孔里由远及近,最后充斥整个瞳孔,整辆车腾空而起,化为火球,世界就此陷入黑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