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二章 紧锣密鼓

这片广褒无垠的森林罕有人迹,没人知道这个四面环山的山谷里建立着一个小村落,居住着清一色的男人,四周遍布隐藏着的电网和埋线(*屏蔽的关键字*),即便是现在国际公约已经全面禁止使用*屏蔽的关键字*了。

这里除了数十年前曾出现过一次有组织的袭击,被雷霆绞杀以后,再也没出现过危机,在这里居住的人由最初的每个一年换一次到了现在每隔十年才换一次,大部分人都很安逸习惯于如今的祥和。夜里他们都会去一个地方发泄自己的欲望,白天没事可以打打猎,只要不去地下,怎样做都很开心。

地下出口打开了,守门人警惕地看过去,看到为首的男人,松了口气,继而满脸谄媚地上前:“小少爷,你回来了?”

王洪磊和方亚飞并肩同行,彼此相视一笑,王洪磊一把扯下一张面皮露出真实面孔,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赫然就是在报名处出现的段晓文。他鼻翼轻哼:“不然呢?一直待在地下?”

守门人诚惶诚恐,忙不迭地说:“小少爷,热水已经准备好了。”

“亚飞今晚住我那,你去准备下?”

“啊!”守门人惊讶地抬起头,段晓文横眉冷对:“难不成要让我们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睡!?go now!”

“是是是。”守门人点头哈腰,不甘地瞥了方亚飞一眼,还是乖乖地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方几乎小跑着过去。段晓文和方亚飞相视一眼,不紧不慢地跟上去。

这个小村落方亚飞也是第一次踏入,以他的身份能够在外围晒太阳已经十分幸福,更不用说踏入这片土地。

路上遇到个别三三两两的男人只是随意地点头招呼,眼里根本没有半点尊重。这就是雇佣军,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历史上有不少雇佣军反杀雇主,霸占财产一切的典故,所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一般富豪不敢随便用雇佣军。

“老子想艹新来那个女孩子。”擦肩而过的时候两人听到了他们的污秽言辞,“段晓文”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如果不是事先从方亚飞那里了解到王洪磊的*屏蔽的关键字*,她在刚出现的时候可能就会错不及防,极有可能穿帮了。

守门人拿出腰间的钥匙串,取出其中的一只钥匙,率先进入段晓文的屋子,快速收拾了一番,然后卑躬屈膝地请他等待片刻,有行军床拉过来。“段晓文”倨傲地点点头。

待守门人出去后,“段晓文”静静站在屋子中间,居然没有感应到摄像头的存在,他冲方亚飞点点头,方亚飞立刻四下翻找查看。段晓文即璐子则找到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开机翻查,找到了相关视频文件。然后当着方亚飞的面,璐子拿起*屏蔽的关键字*在大腿外侧划了一刀,在他瞪大眼睛的凝视下,微蹙着黛眉从中挖出一个小真空袋,无视鲜红的血液从大腿上流淌下来,轻吸了口气,从指尖滑落一滴乳白色液体覆盖在伤口上,在方亚飞惊讶的目光下,伤口蠕动着快速愈合,最后,切口处不留一丝痕迹。璐子觉得这是个意外,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凝实意识体,会开发出这么多功能来,随着立竿见影的效果出现,她越来越觉得乳白色液体的重要性,暗自告诉自己,非到万不得已,不能在人前动用。

方亚飞望着她坚毅的脸庞,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坚强的时候,男人都自叹不如。

将东西冲洗干净,璐子打开真空包装,取出一个四方形的小东西,将其中一条插入段晓文的笔记本电脑,绿色的光点一闪一闪。她叹了口气,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叔叔,接下来看你了,我知道你一定会赶来。加油!其实如果她愿意,现在离开完全没问题,但是,还有那么多学员和**需要解放,她不能这么自私的一走了之。

“方老师。”

“嗯”

“过来。”

方亚飞乖乖地过来,看着璐子再度凝聚一滴乳白色液体融入他眉间,情不自禁闭目享受着。

“怎么样?”

“感觉到好像有些什么被修复一样,总之,很舒服,比吞噬蓝色光团舒服不知道多少倍,简直没有可比性。”

“以后的日子我每天会给你适量药液用于修复你的脑域,直到你完全康复。”

方亚飞紧抿着双唇看着她,眼神带着丝丝色彩,沉默许久后才沙哑地说:“谢谢!”

“离开这里以后你暂时跟着我,直到确认完全康复,但是,你要记住,离开这里以后你就自由了......”

“我的家人在他们手里。”他看了看璐子的眼神,赶忙解释:“不是下面那些痴傻的人,他们在总公司,我爸妈是天才集团总公司工程师,因为反对这项计划被惩处……”

“......”这次轮到璐子惊呆了,这是什么狗血剧情,一个背景非凡的小少爷,现在又冒出一个内部高管的儿子?

就在这时,她眼神突然定住了,盯着笔记本插口处的解码器,它正在快速闪烁着,陈立收到了她的信号!叔叔来了!这让她激动不已,模拟摄像头可以使用网络视频编解码器转换成网络信号,此刻陈立正在此间山顶接受信号。

“我爸妈是被他们当做人质的,我被逼无奈!”仿佛担心璐子误会,方亚飞紧张飞快地解释。

看着解码器开始运作,璐子明显松了口气,白了他一眼,“那出去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这......”方亚飞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从未想过未来,所以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最起码为了康复,他有段时间要跟着璐子。“我们还是想想里面的学员吧。”他苦笑着说。

此刻真正的段晓文正躺在璐子屋子的卫生间地板上,和张鑫大眼对小眼,璐子和方亚飞离开前将他搬运回来。

段晓文嘴里塞着一双丝袜,大大的眼睛在剑眉下与张鑫怒目相对。

“看什么看?你这个道貌岸然的畜生!”张鑫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个巴掌,他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从来没人敢这么对他,他双目炽火,等他获救后一定要给这小子颜色看!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他震惊当场!什么鬼?他竟然看到了真实的自己?!段晓文惊恐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跟自己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像看到自己站在面前。

去而复返的璐子裂开嘴,冲着他笑:“段晓文,男,35岁,天才集团董事会成员,请问身份如此高贵的您来这里做什么?”小璐子捕捉音波模仿声线轻松无比,仿真度百分之百。

“你是谁?”段晓文声音有些颤抖,任谁看到一个无论声音外形都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面前,和自己侃侃而谈,都会害怕。

“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来这里干嘛?别逼我动粗!”璐子动手粗暴地将他的面皮撕了下来,在手里揉搓着,做工拙劣,残次品,鄙夷地撇了撇嘴,斜眼看到张鑫一脸惊讶的样子,把面皮扔给他,后者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东西,翻来覆去地查看。

“不说是吧?”璐子从皮带上拔出*屏蔽的关键字*,段晓文瞳孔一缩,这是他的武器,连同裤子一起被拔走了,他做梦都没想到,来这里居然会被*屏蔽的关键字*,方亚飞!

正在恨恨地咬牙切齿,脸上一凉,锋利的触感让他毛孔收缩,璐子将*屏蔽的关键字*放在段晓文脸上:“很锋利,我不能保证会不会拿稳它,万一……”

“大哥让我来看看这里的进度,顺便看看冠军女孩林小璐各项指标……”段晓文快速回答,然后紧闭双唇,很是憋屈。

“然后呢?”璐子和张鑫相视一眼。

“提前一周把7个学员先行大脑移植手术,然后再给前三的3个学员移植。”段晓文看了张鑫一眼,没有从他眼里看到疑惑,看来他们都知道了什么是大脑移植。

“为什么分次进行?”

“成功率对比,那7人资质一般,前三各方面都不错,特别是第一名林小璐,我有预感她会成功,而且是出乎意料的完美!所以大哥放弃了把她带走的念头……其实我这次来,是来接她离开的!”

什么?璐子和张鑫再度相视一眼,璐子眼神愈加冰冷。“如果失败了,会怎样?”这句话是张鑫问的,他对那个悲惨结局耿耿于怀,无法亲眼目睹,只能暂时求证。

“这个我不清楚,不归我管。”段晓文眼神闪烁,避开话题,立刻感觉到*屏蔽的关键字*利刃顺着脸颊滑落,带来隐隐作痛,立刻快速回答:“失败了就意味着死亡,真正死亡的人和植物人被掩埋在深山里,脑白痴但是身体完好的……(他撇了张鑫一眼,瑟嚅着说)将沦为雇佣军的发泄工具!”

张鑫脸色苍白,双目满是怒火!他咬紧牙关尽力克制自己不去殴打段晓文,声音低沉地问:“以前成功率多少?”

“百分之十”

“怎么应付失败品的家长?”

“关于这个问题,我说了,会*屏蔽的关键字*,你知道了也难逃一死!”段晓文此刻眼神坚定,大有一种不如你杀了我的气概!

“不如让我来说吧!”璐子盯着他的眼,一字一顿地说:“失败品的家长被你们以准许探望或者其他借口骗到这里,然后经历了和他们孩子亲人一样的过程,当然,此前他们都签署了某种协议,但是协议内容或者被掉包,或者根本就是陷阱,他们不管结局如何,你们都会剥夺了他们的一切。你们用这种方式既获取大量医院支持研究,又拥有大量活人试验品进行专项实验,你们称之为脑电波,实际上就是提取人的大脑记忆,提取人的大脑能量!”

此刻玉佩里孙晓雯已经泣不成声,璐子顿了顿,声音悲凉地说:“将大脑冲击的一塌糊涂,再填充新的记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大脑移植?简直是草菅人命!”

璐子站起身来,面对着窗外,正气秉然:“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会有报应的!”

“张鑫。”

“在!”

“让他再睡一会!”

“好……”没有动静,璐子回头正对上张鑫茫然的眼神,她莞尔一笑,忘了,他只是个17岁涉世未深的孩子,她低下头,扬起的手如刃般在段晓文瞳孔里放大,一掌劈在他颈部,惊恐的表情凝固,而后脑袋无力地偏倒。

“想看到真实证据吗?”做完这一切,璐子悠悠地问。

张鑫点了点头:“我想叫上大家一起看!”

“在这等我,去去就来!”璐子点点头,离开了。

“咦,小少爷怎么在林小璐房里?”这时候暗室里的人终于发现了异常,另一个人也凑上来查看,手指着镜头:“好像冲我们来了?”

“这少爷吃饱撑着没事做,搞巡查吗?”

“刚从人家妞房里出来,不会是怕我们看到什么,特意来查探吧!哈哈哈!”

“哈哈哈,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两人嘻嘻哈哈地看着璐子装扮的段晓文出现在门口,其中一人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门。

“我们的少爷来了,欢迎……”话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腹中传来剧痛让他忍不住弯下腰,继而颈肩重力撞击感传来,世界陷入黑暗。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太快了,以至于坐在椅子上的雇佣军还张大嘴不可思议地看着门口,直到他看到璐子一脚将人踢进来,关上门,极速地扑上前来时,才堪堪做出反应,他下意识地拔出腰间*屏蔽的关键字*,却发现,枪套挂在墙上,但他已经失去先机,一道重击几乎将他下颌打飞,他的脸严重扭曲变形,眼冒金星,紧接着又一拳重击腹部,让他痛的倒在地上身子蜷缩成一团,最后背部再度遭受重创,咔哒一声,他大小便失禁了!

璐子居高临下冰冷地看着昏迷不醒的保安:“先替姑娘们讨点利息!”

她伸出双手,在指腹上覆盖一层薄薄的膜,这才在键盘上输入代码,然后走到机房里,在其中一个凹槽内插入一条薄薄的解码器。

返回屋里站在卧室喊了张鑫,他一脸紧张地出来站在卫生间门口,望向摄像头处。

“放心,我已经解除了监控。”所有画面都固定在空荡荡的一切的那一刻,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这样都是正常的,不会引起上面关注。

两人走到走廊上,此刻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大家还没入睡,张鑫挨个叫门,把人都喊了出来。大家都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俩,若不是看张鑫平常都是严肃的人,此刻都要认为是恶作剧了。

“张鑫,他是谁?”大家看着璐子,此刻他是段晓文的模样。

“什么都别问,跟我来,路上,张鑫会跟你们解释!”璐子恢复本来声音,淡淡地说完转身就走,张鑫立刻跟上去,其他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副古怪模样,一个大男人发出那么清澈的女声?这声音很熟悉。

“他是林小璐。”

“啊!”

“怎么可能?!”大家大吃一惊,纷纷看向前方那个高大的背影,张鑫头疼地开始解释。

“卧底!小璐,她是警察派来的卧底吗?”*屏蔽的关键字*满是好奇,突然觉得自己猜测应该是对的,毛文明也狐疑地看着璐子的背影。

“……”璐子一言不发地闷头带路,任由这些小屁孩脑洞大开,天马行空的想象。

一行人在璐子的带领下首先来到了蓝色海洋源头的实验室,那个男人还在原处,输液管源源不断的人体白蛋白维持着他的生命。

毛文明等人震惊地看着庞大的机器上吸附着的男人。

“他是袁弘历……”

“袁弘历?”

“啊!是那个天伦跨国集团老总吗?”

“前段时间八卦新闻铺天盖地都是他参加私人聚会,聚众淫乱的消息?”

“不是说他被捕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大家惊讶不已,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濒临死亡的商业巨子不知为何突然努力地抬起头,无神的眼在看到他们后,迸发出一丝光彩,他的嘴努力艰辛地微微开启,无声地传递什么,但是隔着厚重的玻璃幕墙,没人能听到。

“他想说什么?”

“他说:快逃!”璐子叹了口气,他已经油尽灯枯,回天乏术了!最初遇到时,她没有能力救治,如今,有能力了,却没有机会了!

她对着袁弘历做了个手语动作:“我会替你报仇的!”

袁弘历苍白的脸庞露出一丝光彩,而后合上双眼,这位白手起家,创造了无数奇迹,数次成为国际知名商业刊物封面的传奇人物,就这样背负着骂名,屈辱痛苦地死去。

全场静默,低头,璐子对着玻璃幕墙内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叹了口气说:“走吧,我们没时间了!”

众人神色肃然,跟上璐子的脚步,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路上只有张鑫的声音在大家耳畔响起他简单扼要的将一切讲述了一遍。

地下返回地面的出口要经过监控室,璐子带着大家抵达出口处,做了个嘘的动作,暗示他们躲在门后,对张鑫交代:“等会儿我引开守门人,在出口对面那个**入口处等你们,你看我手势再带人过来,记住一次两个人,还是限时十秒!!”

“好,放心吧!”有了几次经验后张鑫淡定了许多,璐子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上面有狙击手,你们一定要听指挥,耽误一秒,可能就会要了你们的命!”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入口走去。

食指上段晓文的指模按在开关面板上,滴一声,门开启了,魁梧的守门人几乎同时出现,看到璐子忙低头行礼:“小少爷回来了?”

“嗯”璐子昂着头鼻翼轻哼了一声,进门后反手将门关上,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住脚步回头:“哦,对了,大哥让我看看**怎样了?有疾病的要及时清理,以免麻烦!”

“都有定期清洁检查的。”守门人忙上前急切地说。

“嗯,带我去看看!”璐子轻描淡写地说完率先走去。守门人赶忙跟上,快到了的时候快步抢先走到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而后用力抬起沉重的铁门,将楼梯放下去,刚一转身正巧小少爷上前一步,“不小心”撞到他,扑嗵……他滚下楼梯,摔的七荤八素,耳畔传来惊呼:“你没事吧?真是对不起啊!”紧接着一个巨大的力量从天而降,从脊梁骨传来一声清脆的断裂声,他惨叫一声昏死过去!璐子从他背上跳下来,快速将他拉进储物间,撬开他的嘴塞进一团抹布,然后走出来随手关上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