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章 大脑移植

原来这叫大脑移植吗?璐子后知后觉地只听到这个,再一个回神:“什么?他曾是学员?还被大脑移植过?”这个消息太劲爆了,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的,但是他现在受困于此了。”

“因为要保守秘密?还是因为要挖掘他身上的秘密?”

“都有,最重要的是他根本离不开这里了。”

“什么意思?”

“他算是移植失败,虽然获得了一些知识,医生说他大脑和神经组织都无损但是却出现了一个后遗症:退行性脑萎缩。必须有能量维持才能缓解症状,得以继续生存。否则最终下场还是和妈妈他们一样。”

“能量维持?你是指?”

“脑电波,他需要定期吞噬脑电波才能生存。”

璐子恍然大悟,开始有些同情方亚飞了,忘了此前还对他深恶痛绝,恨不得一灭为快。

“晓雯,姐姐有个计划但是要姐姐足够强大了才可以实施,所以现在开始,只要有空姐姐就要去识海提升自己,你帮姐姐看家。”

“怎么看家?”

“如果那个触角出现,你就......这样做,就可以了,好不好?”其实璐子要她做的很简单,就是干扰,让她散发出自己的电波,只要触角带回去的不是死寂,而是有波动的电波即可。要知道小璐子离体之后,璐子基本上就是脑死亡状态,又怎么可能存在脑电波呢?

交代完一切正要离开,小璐子突然想起什么,上下打量孙晓雯,看的她心里发毛,才纳闷地问:“好奇怪,为什么死了这么多人,只有你的冤魂留下来了?”

“啊!”孙晓雯愣住了,这个问题她也从来没想过,璐子仔细查看玉佩,毫无杂质的墨绿色,古朴大气,一看就非凡品,难道是它的原因?“你进入玉佩以后有没什么异常的现象?”

“有啊,”关于这点孙晓雯自然而然地回答了:“最初我很虚弱,但是进玉佩以后发现很温暖,不时有暖流包裹我、滋养我,直到有一天我恢复了意识,才走了出来。结果就看到冰冰他们惨死在面前,两颗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好恐怖。”

“当初你死去以后,为什么会想着回玉佩那?”

“不知道,一种本能吧。”晓雯也很困惑。“反正我恢复意识以后发现自己就在玉佩里。”

暂时回到体内,璐子手握玉佩仔细感应,过了许久,终于有了发现,这只玉佩可以吸收外界的电波,转化为有用的能量,对魂体有着极大的裨益。应该是一个传说中的开光法器宝物,母亲对女儿的爱有多深这里就可以体会到。

它可以吸纳多少容量的电波?这才是璐子关心的问题,如果可以,她不就多了一个可以容纳能量的器皿?

“不可以拿走,那是妈妈送给我的!”孙晓雯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表情紧张不已,咬了咬唇终究还是鼓起勇气抗议了,虽然声音小的像蚂蚁一样。

“放心,不会据为己有,只是暂时存放一些能量,对哦,如果蓝色识海那里的脑电波放进去,会不会影响你?”

“这倒不会,我有单独固定的地方。”孙晓雯随意答道,继而瞪大眼睛,失声尖叫:“你要装走识海那里所有的脑电波?!”

“有何不可?”璐子瞟了她一眼,这么大惊小怪的。

“那不是要被发现吗?”被发现死定了,那我还怎么救妈妈?!她很着急,害怕,不行必须阻止她。

“不是现在,现在我每天过去吸收能量,等时间差不多了,解决了你妈妈的事情以后,我再去。”仿佛看出她的心思,璐子快速跟她解释一番,心里窃喜,她没说装不下,看来空间很大。

夜晚璐子依旧去了蓝色识海那吸收能量,她的意识体愈加凝实,一夜过去,她发现终于有了一半身躯变得凝实,包括一只手一只脚,小璐子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软管外围,实物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那种触感,这让她激动不已,她又尝试着抓住边缘,那种有力量感、全盘在握的感觉让她热泪盈眶。

而她汲取的能量不过是海洋里的一滴水花而已。

等到激情冷却后,她发现,

即便小璐子能拿起玉佩又如何?拿着玉佩满天飞?人家看不到你,还看不到玉佩?

一只玉佩满天飞,想想都诡异。

返回体内后,璐子开始向孙晓雯求教。

“晓雯,你是怎么感应到别人的气息的?”

“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气息啊,你只要记住他的气息,之后每次他出现在哪里,就会有属于他的气息可寻,包括他留下的任何物件,摸过的任何东西,总之,都有迹可循。”孙晓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璐子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弱智。

鬼不需要休息但是璐子需要,她切断了两人之间的联系,“下线”睡觉了!

清晨和学员们碰头后,璐子一整天都在刻意观察其他几个学员,发现每个人身上都附有一层不同的雾气,他们使用过的东西碰触间雾气就会粘附其上,这就是他们专属的气息?对于这个发现她欣喜若狂。

“晓雯,我可不可以锁定别人的气息,然后跟踪他的气息?”

“当然可以,你还可以提取他的气息。”

“怎么提取?”

“看到那团气息没?我们不能抓实物,但是可以抓气息啊。笨。”又一次被一个小鬼鄙视了,璐子哭笑不得。“不过人的气息只能残留24小时,因为随着时间的过去,会逐渐消散。除非他每天使用,频繁接触的东西,那只会沾满浓郁的个人气息。”听着晓雯的讲解璐子颇有一种大涨见识了的感觉。

上课的时候,再度看到王洪磊,仅一夜时间,再次看到他,璐子的感官就变得很差,从头到尾都是低着头。

她在想,自己看到的帅气阳光难道真的只是假象?他如何做到将自己辅导的学生亲手送上死神镰刀旁?

她强迫自己冷静地思考,凡事都有个过程,包括一个科研的成果。按照孙晓雯的说法,她们当初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有个教学的过程,而是直接作为小白鼠去尝试使用大脑移植机,有专人记录数据,将每个人每次发生的数值变化都进行观察对比,而后不断推演、调整、完善,这个实践出真知的过程牺牲了大量的试验品,等到这次这批人到来,却是这项技术成熟度很高,技术很成熟的时候,某种程度来说,前人付出血腥代价,才获得了如今的研究成果,或者还不能说完全成熟,但是,这次他们开始谨慎选择,开始教学培训,提升学员的身体素质,从体能到大脑半球开发,所有一切都为了提高成功率而努力!

璐子已经在心底将一切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对人脑进行重组,这种尝试很大胆新颖,但是太血腥,太残忍,特别是最后,废物利用般将失败品当做性发泄工具,这是何等残忍,简直是畜牲!她决不能容忍这种行为在自己眼皮底下持续进行!

“林小璐?林小璐!”蓦然听到有人在喊她,茫然抬头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有些莫名。

“王老师问你话呢”李文丽压低声音提醒。

璐子冷漠地看向王洪磊,后者皱眉,直觉一向敏锐的他感觉到今日的她,明显不同,眼神带着疏离。

王洪磊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凝望着她,片刻后然后转身继续对着屏幕讲解:

“人左右脑半球各司其职,左脑偏向科学思维,右脑偏向艺术思维,将左右脑平衡发展,充分开发就可以让你拥有超常的智慧,但,这还不够完美,这也是诸位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认真工作中的男人最富有魅力,这句话一点不假,更何况原本就是个颜值高的帅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唯有璐子依旧游离……

掌握了一切技巧后,这几天她特别渴望方亚飞出现,可惜,连续几天都没看到。

白天学习夜晚依旧去汲取能量,她的意识体已经完全凝实,师傅说过要做到这个程度除非奇迹,否则穷其一生可能都不会改变,没想到仅仅几天时间她就达成所愿!师傅说,此后的修行就要看她自己琢磨了,因为他也没有这方面经验,但是要以神通为主进行研究,这样才能自保之余,保护家人朋友!

直到第三天中午终于看到方亚飞出现在食堂,她几乎热泪盈眶,那热切的眼神让方亚飞都一愣一愣的。

果然方亚飞身上弥漫着一层浓郁的雾气,这就是晓雯说的每个人独有的气息,意识体在体内掌心吸附捏取了一道气息,将气息放入玉佩,里面还有一个人的气息,那就是王洪磊,然后恢复正常,继续面无表情地继续吃饭。

方亚飞上楼没看到王洪磊很快就下来走了,今天是他去识海补充能量的时间,规定要求必须两个人同时在场,所以他来找寻。

“你们有看到王老师吗?”走出食堂门口他又转身问了学员。

“刚刚出去。”学员们异口同声。

璐子低头置之不理,她知道王洪磊的去向,意识体已经感应到了他就在前方十步之遥静止不动,应该就是在等待方亚飞。她在心里默数:“1、2、3、4、5、6、7、8、9、10”果然,数到10,两条气息汇合了,并肩同行。好神奇!

此刻璐子心情极好,照旧回房午休,在别人眼里她很孤僻,除了上次出人意外的侃侃而谈以后,再也没看到她说话超过三句。而且生活很有规律,早睡早起,每天中午午休,老年人生活一样。

“他们俩去了识海,今天是方老师补充能量的日子。”

“哦,难怪。每次都是王老师陪伴着吗?”这个问题很关键。

“以前不是,应该是他们的规矩,必须两个人在的情况下才能打开识海,密码由另外一个人掌握。”

说到底方亚飞是外人,那么王洪磊的身份值得推敲了,他是内部人,才可以得到这样的信任。璐子在心底对王洪磊多了一分戒备。她很快就回房,慢条斯理地洗脸,小璐子坐在发间小手握着玉佩还是略显小,蓦地她直起身来,眼神专注地看着镜中残缺不全的玉佩,原来如此!

她引导意识体小手变大渐渐覆盖掌中玉佩,看着镜中的玉佩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宾果!

回房躺下后,小璐子立刻拿着玉佩瞬间消失,然后悄无声息出现在方亚飞两人身后,开启贼头贼脑的模式。

“有没发现咱们的小天才情绪不对?”说话的是王洪磊。

“哦?怎么说?”方亚飞眼神一闪,淡淡地问。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从她眼睛里看到了一种情绪,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所以,感触颇深。”学员看到他不是爱慕就是畏惧,从来没有这种情绪,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

“哦?”方亚飞好奇地侧头看他,“能让你这样一个心静如止水的人产生异样波动,还真是让我好奇了,是什么情绪?”貌似自己今天从她眼里看到了一丝……惊喜?他再度脸色古怪起来。

“厌恶?我想,这个字眼比较适合……”

王洪磊背对着方亚飞输入密码,璐子悬浮在上方看到密码分明不是晓雯说的数字,难道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换密码?

门咔哒一声打开,王洪磊转回身满脸歉意:“抱歉,公司规定没有办法。”

“没事,我理解!”方亚飞淡然一笑,闪身进入。

就盘坐在小璐子每晚偷吃的地方,出口正是那个贩卖机一样的出口,随着王洪磊的操作,10个蓝色光团从出口飘出来,方亚飞直接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璐子看傻眼了,这样也可以?

事实上光团一入嘴就化为电波,方亚飞脸庞立刻缭绕着蓝色光芒,脸上的皮肤不时隆起,原本端正的五官变得扭曲狰狞。

好丑啊,璐子一脸嫌弃。本来还想学着这么吃下去,看来,一点也不好玩。

难怪王洪磊背对着他坐在门口。

小璐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方亚飞,看着他足足花了五分钟多时间才脸色缓和下来,然后再看向第二个,表情带着厌恶和害怕,不由心念一动,他补充了能量按道理应该是一种满足感和充实感,对蓝色光团应该有渴求感,那么应该是迫不及待的表情,为什么他会惧怕?他的害怕是从心底而生的,就像一个长期被电击的人害怕高压电一样。而且他根本没有获得额外的知识,也就是说,他不像璐子那样可以吸收能量为己用。

如果可以看到他脑域里的变化就好了,璐子不无遗憾地想着。

第二个光团再次入体,正如璐子猜想,电波一进入方亚飞的大脑就以电击的方式不断刺激他的脑垂体,从而分泌出一丝乳白色液体,这道液体才是他的脑域的滋补源。这种液体小璐子捻手即来,就是灵魂能量!小璐子通过蓝色光团获取这种能量晋升自己,方亚飞则是通过光团透支潜能挽救自己,他不知道的是,这种透支行为将会导致他最终脑衰竭,寿命大大缩短。也许这里的医生知道,但,隐瞒了他。

小璐子眼睁睁地看着方亚飞痛苦地吞下十个光团,十分肉痛,她潜意识里已经把这些能量当做自己的私有财产。

“怎么样?”听到方亚飞起身的声音,王洪磊站起来转身看着他苍白的脸关心地问。

“每次都是噩梦般的感觉,真想算了不去勉强了……”但是,做不到啊,他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小璐子同情地看着方亚飞湿透衣衫的背影,直觉告诉自己,他的这种方式一定是错误的,如果持续下去一定会危及生命,因为,当他吞噬完所有光团后,生命气息明显降低了一些些,作为意识体,小璐子对生命能量非常敏感。

她望着方亚飞的背影若有所思,最后,她眸光中一抹亮光闪过,也许可以这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