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九章 惨绝人寰

只见前方绿化带旁有一道光影逐渐凝实,依稀可见一个少女惊慌失措如受惊吓的小兔子,悲戚戚地望着璐子:“姐姐,别杀我,我没有恶意。”

这是一个幼小的鬼魂,鬼魂一说曾有人给出这样的解释:人死后脑电波并没有马上消散,而是飘出体外到达大气层中的游离电波层,无数的脑电波在这里交流,只是人类看不到而已,这种脑电波没有后续能源补充,加上大气层当中的损耗,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衰弱,直到消失。

而意识体则是类灵魂体或根本就是灵魂体的存在,它可以存活在人体内,比如说夺舍,但鬼魂不能,人体自带的阳刚之气是鬼魂的克星。鬼魂是电波的存在,意识体则可以吞噬电波,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眼前这只鬼是小璐子的口粮,所以,对于璐子她存在本能畏惧。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事快说!”小璐子心急如焚,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

“我从你身上闻到爸爸的气息。”少女一时情急,无法组织文字,只是急切地说。

“爸爸的气息?”小璐子满头黑线滑下来,旋即灵光一闪,大眼睛一瞪:“你是天桥那个大叔的女儿?”

“呃……”这下轮到少女懵了:“天桥?大叔?”

“你爸爸是孙乔军,你妈妈叫石美露,你是……”

“我是孙晓雯!”女孩喜极而泣,当然,只是哀凄的表情,鬼魂没有眼泪,这一点和意识体一样。

“你……你怎么……这是你爸爸送给你的电子表”生生地把后面那两个字收回来,小璐子上下打量着她的鬼魂体,惊讶地说着,并指了指手腕,上次她的特制表毁了以后就暂时用这个电子表了。

“爸爸,爸爸……好想爸爸……”孙晓雯哭的非常伤心,独孤游荡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到了家人的消息,但是,片刻后猛然间抬头突然想起来什么:“妈妈,快救救我妈妈!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她好惨好可怜!!!”少女跪下来,疯狂地磕头,若是现实世界她早已头破血流!

“你妈妈在这里?”不是去了国外吗?不对啊,孩子都死在这里了。小璐子瞪大双眼,意识到那是个谎言,天大的谎言!外界一直在被谎言所蒙骗。

“妈妈在这里,妈妈已经不记得我了,妈妈好可怜……”过度的激动让她的光影开始散乱,无法成形,小璐子赶忙指尖弹出一道白芒,激射而去,一股灵魂能量包裹她的身躯,这才再度凝实稳定下来。

“你不要激动,慢慢说。姐姐一定帮你!乖,相信姐姐!”安抚好少女后,小璐子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你的载体呢?”鬼魂没有载体是无法存活的。

“什么载体?”心神恍惚的孙晓雯下意识地反问。

“就是你平常住的地方。”小璐子解释道,原来是太专业了,孩子听不懂。

“哦,在这里。”孙晓雯侧过身,指着身后的篱笆丛,小璐子看了看篱笆内外,表面上看空无一物,她问:“你是说在土里?”

“嗯,是一块玉佩,妈妈送我的生日快乐,那天我被带走,挣扎的时候掉在这里面,现在被枯枝叶掩埋了。”

“晓雯,现在你仔细听我说,你先回去,我会把玉佩拿出来随身带着,你在玉佩里跟我交流我一样能听到,这样对你也有好处,你还小,没法长久呆在外界,会消散的,明白吗?”

“明白了”孙晓雯点了点头化作一道亮光没入篱笆丛下一块土壤里。

小璐子立即回到体内,紧接着璐子起身向前走去,指尖轻抚绿化带上的嫩绿,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她可不敢马虎。

走到孙晓雯那片土地时,她脚下一个踉跄,斜倒在地上,一只手撑地,另一只手在身体的遮掩下,迅速探入孙晓雯消失的位置,连土带叶掏出一块脏兮兮玉佩,顾不上清洁,紧握在手里,起身,拍了拍裤子,往宿舍方向而去。

“你不是去国外了吗?”

“什么?没有啊!”

“他们跟你爸爸说你去国外了,带妈妈一起去,把爸爸抛弃了。”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能这样?爸爸一定伤心透了……”

回去路上两人意识交流后,璐子很快就了解了全过程。

原来孙晓雯失踪后,妈妈爱女心切找上门去,被获准去见女儿,喜出望外的她到了以后不仅没见到女儿的人影,还将自己也搭上去了。她被生生抽取意识,成为白痴,扔在娱乐区成为**。女儿早已化为一缕冤魂,眼睁睁地看着母亲遇害,每天看着母亲备受欺凌却无法救援!刚刚她正要去看望母亲却正好看到璐子,在她身上察觉到爸爸的气息,一时激动扑了上去,差点被意识体自主护主给杀了。

“什么?!”这个信息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以至于璐子失声惊呼,不是在心底,而且发出了声音,好在此刻四下无人。

“你为什么会死?”璐子声音低沉地在心底问。

“是那个可怕的机器,它搅碎了几乎所有人的大脑……”孙晓雯的声音颤抖不已,即便是过去了多年,仍然记忆深刻。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我*屏蔽的关键字*以后发现自己离开了身体,自动找到了这块玉佩,最初我在玉佩里很虚弱的苟延残喘,但是这个玉佩很神奇,它会发出一种温暖的气息,包裹我,让我很舒服,我发现自己一天天强壮起来,渐渐的开始走了出来,正好看到小路、冰冰她们被送出来,她们都*屏蔽的关键字*,眼睛都凸出来了,好可怕,后来我发现没死的人都变成了白痴,被关起来,天天被欺负,曾经我觉得自己死的好惨,可是我现在却很庆幸自己*屏蔽的关键字*,总胜过那些变成行尸走肉,任人践踏的人……”少女蜷缩在载体内的光影惟妙惟肖地打了个寒战。

从孙晓雯的描述中璐子仿佛看到一个个原本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少年男女,被当做实验品,一个个被强行拉进实验室,固定在设备上,无力抗拒,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头皮被刺破,植入一根根触角,锥心的痛……侥幸活下来的人,获取知识的成为了没有本我记忆的陌生人,痴傻的则沦为泄欲工具……

多么凶残的行径啊!简直惨绝人寰!璐子美丽的眼眸噙着泪水,怒火让她这一刻对方亚飞和王洪磊彻底厌恶和敌视!却没注意到,孙晓雯看到璐子对玉佩的价值毫不关心,松了口气。

“我去查探一下,你不要随便走动,你比我更清楚这里有多危险。”

安顿好孙晓雯后,叮嘱她不可打搅自己,躺下后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情,关灯闭上眼。

根据孙晓雯的描述,璐子已经确认她妈妈所在的位置就是那片她一直没有来得及去查探的地方。

小璐子一个念头,瞬间就抵达了,她上下左右打量四周,发现这个地方四面封闭,根本没有入口,于是依旧探出一只小手查探,确认没有危险后整个穿透过去。

站在空旷的走廊上一眼望去,首先看到两台避孕套自动贩卖机,而后她看到了一个钢制梯子,从上面放下来,这里已经是最高层了,进出口处还在上面?小路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出口,难道那里是地面?她突然有个猜测,他们之所以看不到这里的工作人员,不是因为对方刻意回避,而是根本住在不同的世界里。一个在地面,一个在地底。

因为惦记着孙晓雯的嘱托,小璐子暂时放下这件事,沿着走廊向两侧的房间靠近,悬浮在门口玻璃窗的一瞬,她凝固了!

屋里全是一群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瘦骨嶙峋的女孩,一个个目光呆滞,有的被铁链固定摆出各种屈辱的姿势,有些腹部还微微隆起,明显已经怀孕。地面上还有一些奶酪碎片,有的手里还握着干奶酪,这应该是她们的唯一的口粮,因为她们只剩下婴儿智商,无法正常进食,唯有用干奶酪这种浓缩的牛奶来补充营养,维持生命。

虽然听了孙晓雯的倾述,知道自己这次来会见到什么,但是真正面对时,这么正面直观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小璐子难以呼吸。

她深吸了口气,飘到另一个房间,竟然都是中年熟女,同样双目无神,赤身裸体,形体蜕变太厉害了,以至于小璐子根本无法判断哪个是孙晓雯的妈妈。

再过去就是青年女子*屏蔽的关键字*地,最里面几间则是一群赤裸的少年、青年、中年熟男。

这几个房间里的人是按照年龄段来分布的,少年(少女)、青年、中年。他们有着共同点就是:痴呆傻愣,骨瘦如柴、生不如死!

如果有熟识的人仔细探查,一定会找出某些过往的影子,然后一定会惊呼,因为这里赫然都是曾经的商业巨子、女性典范!

人失去自我意识下任人宰割,为所欲为,什么都可以剥夺!

她突然想起方亚飞曾说,天才学院创始人曾提出如何才能剥夺富人们的财富?

这一刻,她的推测和陈立的调查如出一辙,几乎同步。但是,都欠缺实证。

这时走廊上方传来拉闸声,紧接着一捆粗大的水管扔了下来,重重地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在走廊里回荡。接着一个身着迷彩服的身影从楼梯上下来,站定后,小璐子看到了一个孔武有力的平头男人,雇佣军?她第一时间做出判断。他蹲下身子扛起水管,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来,每走一步厚重的军靴就在走廊里激起一阵回响,随着响声,屋内原本呆滞的女孩居然都面露惊恐,尖叫着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宝贝们,爸爸来了!哈哈哈!”随着这声狂野的呼吼,女孩更是颤抖的厉害,哐当一声,门打开了,一股巨大的激流冲击而来,女孩们如脆弱的野草在风雨中摇曳,铁链上的女孩更是摇摆着发出凄厉的哭喊。

小璐子大大的眼眶里蓄满泪水,这是意识体悲伤愤怒到极致的表现,那不是真正的泪水,而是能量的汇聚。

她咬着牙转身离去,返回身体的瞬间,泪如雨下!

几乎小璐子回来的瞬间,孙晓雯就感应到了,她冲出玉佩刚要说话,看到璐子泪流满面的样子,立刻沉默了,年轻的脸庞却带着满目的沧桑,如果可以流泪,此刻她已经是涕泪纵横。

过了许久,一个庄严的声音在孙晓雯的心底响起:“晓雯,给姐姐一点时间,姐姐一定会救出你妈妈,即便无法救援,也一定会毁了这里,就算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听到这句话,孙晓雯既激动又感动,没有人能了解她这几年的艰辛,每当看到妈妈被欺凌,她伸出手,却穿透而过,什么也无法做,什么也不能做的感觉让她痛苦又绝望。直到今天正要去探望妈妈的她,看到了璐子,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激动的难以自控,直接扑上去,结果,差点被自动护体的意识体所杀,还好璐子及时发现。

恢复冷静后,璐子开始理性的分析,重整思路。

“晓雯,把你对这里的了解告诉我,不用组织文字,想到什么说什么。”

“照顾妈妈她们的本来是个阿姨,她心地善良,不忍心看到妈妈她们这样活着,又无法解救,想索性毒死她们,让她们彻底解脱,结果,被发现了,被一群大叔活活凌辱致死。”

“新来的大叔接替了她,从此以后负责看管、清洁、喂食工作。其他保安每隔一年换一批,他们住在上面,我不敢去,那里除了阳光还有电网。”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有触角从墙里爬出来,好可怕。”

“蓝色识海那里有个开关,每次可以释放10个蓝色光团出来,密码是******,密码输入错误三次就激发自毁装置。”

“厨房里有个胖大叔,他最讨厌人家说他的菜不好吃。”这算不算信息?晓雯偷眼看了看璐子,发现她听的津津有味,这才欢欣鼓舞地继续。

“保安们抱怨保安室不该设在下面,但是没法迁移,因为,上下层中间有个隔离带,阻止联网。这个我不懂,是听来的。”晓雯怯怯地看着璐子,璐子轻轻地解释:

“意思是,下面是内网,不能连接外界。”这些保安都是雇佣兵,贪婪、冷酷、毫无原则,如果将监控摄像头的一幕放到能联网的外面驻地,让他们掌握,岂不是自缚手脚、自找苦吃?

晓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继续说了。

“方老师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接受了大脑移植却毫发无损,且拥有本我的学员,他比我晚两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